行業動态

行業信息(2019年7月12日)

    2019年07月15日   點擊:
政策解讀
 
※1000家縣級醫院全面升級,醫藥企業機會來了
★賽柏藍6月28日訊 近日,醫政醫管局發布《關于印發全面提升縣級醫院綜合能力第二階段縣級醫院名單的通知》。
       文件顯示,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國家中醫藥局《關于印發全面提升縣級醫院綜合能力工作方案(2018­2020年)的通知》有關要求,在各地推薦的基礎上,結合地方人口、醫療服務能力等因素,确定了全面提升縣級醫院綜合能力第二階段500家縣級醫院和500家縣級中醫醫院。國家對縣級醫院的工作目标是,到2020年,500家縣醫院(包括部分貧困縣縣醫院)和縣中醫醫院分别達到“三級醫院”和“三級中醫醫院”服務能力要求。力争使我國90%的縣醫院、縣中醫院分别達到縣醫院、縣中醫院醫療服務能力基本标準要求。這意味着這1000家縣級醫院技術、人才、重點專科等領域的競争力進一步提高,分級診療的背景下,更多縣域範圍内的患者會留在家門口就醫——1000家縣級醫院要迎來全面提升。
▍采購方式大變革
  縣級醫院是縣域内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的龍頭,它的發展,決定着整個基層醫療機構的變化,而縣域醫共體成為縣域綜合醫改的主要探索模式。6月27日,據央廣網消息,安徽省衛健委宣布今年将在37個縣打造升級版縣域醫共體;無獨有偶,進展更快的是浙江。浙江省藥械采購平台發布文件《關于浙江縣域醫療服務共同體藥品耗材統一采購與支付有關事項的通知》。如此看來,我們需要注意的不是135家醫共體的變動,而是其背後輻射的超1000家龐大鄉鎮衛生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等基層醫療機構采購方式的颠覆。
 ▍縣域市場,藥企搶奪開始
      文件自7月1日起開始實施,3天後,縣域醫共體将作為一個整體,統一平台,統一采購、統一支付,與藥企進行聯合議價以及帶量采購,最終形成統一的藥品目錄。
      據了解,中國縣域醫院藥品市場規模達1931億元,同比增長4.4%,增速高于城市醫院。縣域醫院慢病藥物的市場增長率明顯高于整體,如糖尿病用藥、高血壓用藥的增速分别達到14.4%和18.0%。如今,國家大力發展縣域市場的決心可見一斑,面對縣域醫共體所帶來的采購模式的變化,醫藥企業如何改變工作重心,重新定位發展策略,值得進一步思考。
市場動态
 
※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大整治 醫用耗材成重點治理對象
★新浪醫藥7月2日訊 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大整治,安徽、浙江、江西三省已開始行動。一次性衛生材料、醫用耗材成重點治理對象。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三省的重點治理方案均是圍繞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的《關于開展醫療服務價格重點治理的通知》和《2019年全國醫療服務價格重點治理實施方案》形成,重點治理内容大同小異,因地制宜,但都将醫用耗材列為重點之列對象,且查的是自2018年1月1日以來發生的醫療服務價格和收費行為。
    在這背後,是全國各省份紛紛落地藥品和耗材零加成政策,以及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對公立醫院醫院而言,藥耗零加成和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會直接影響到公立醫院的績效考核­­藥占比和耗占比,而醫院又要面對營收的難題,壓力自然會傳導至供應商。2019年初,廣州幾所三甲醫院在取消耗材加成後要求耗材供應商降價就是案例。
    可以看到的是,此次醫療服務價格重點治理是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主導,對全國公立醫院而言,将是一場新的整檢風暴。目前安徽、黑龍江和江西已開始行動,其他省份也正在陸續開展。
※突發!國家醫保局發函:藥品價格要這麼“管”!
★新浪醫藥7月10日訊 近日,一則由國家醫保局辦公室下發的關于征求《關于做好現階段藥品價格管理工作的通知》意見的函在業内流傳,該函對新形勢下的藥品集中采購、價格管控、醫保支付标準均提出了相關要求。
      藥價還得繼續降!這其中,非常明确的提出了要對現有的藥品集中采購機制要進行“改革完善”,而非“大破大立”。“帶量采購、量價挂鈎、招采合一”的根本基礎就是“以價換量”,因此,藥企還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招标還得繼續開展,藥價還得接着降!
      醫保支付标準還得“探索”。目前,各省的主流做法是按照國家統一部署和要求,加快制定醫保藥品支付标準,對與原研藥質量和療效一緻的仿制藥,按原研藥相同标準支付。之所以此次《函》要求是“探索實施”而非“制定實施”,更多的還是考慮一緻性評價以及國家組織集中采購的因素,但無論如何,醫保支付标準的實施是早晚的事了,等到藥招組織方把全國300個左右的大品規價格“拿下”之時,醫保支付标準的落地也就呼之欲出了。
      低價藥品目錄清單或做調整。根據《函》的要求,醫療保障部門不再按藥品價格或費用高低制定公布低價藥品目錄清單,需要針對藥品供應使用特點配套價格和采購支持政策的,主要以産業政策部門、行業主管部門制定公布的目錄清單為标杆。
      藥價成本調查或成常态,藥價全國聯網“裸奔天下”。此次《函》的相關要求,就是從藥品成本、配送流通、誠信自律等多個環節進行的一次全方位立體式“360度掃描”,更多的是一種對當年發改委(物價局)價格管理職能的恢複,是從反壟斷、反不正當競争的角度出發,對價格進行的一次震懾式規範管理。總體來說,一張約束藥品價格及行為的天網,已經悄然形成,對些這些有形及無形的政策規定,藥企要做的不是抱怨與消極應對。